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网站地图 Q讯家园:经典美文之家!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人生哲理 > 正文

没有深夜痛哭过的人,不足以谈人生

时间:2012-08-07 09:22 来源:51文章网 作者:51经典文章网 阅读:
     登船

       “我是踩着尸体上船的。”高秉涵说。
  十多万人在金门的海滩上等船,来了两艘,每艘最多能装一万人。那一年他13岁,拄着一根棍子,瘸着腿站在人群里。他不知道这是哪儿,也不知道要去哪儿。他离开山东老家逃难6个月了,他妈妈说,跟着人流走,要活下去。
  天亮的时候登陆艇靠岸,人像潮水一样往上拥,刚开始没有一个人能进去,全都卡在门口,“挤不进去就往下踩呀,就这么踩着人上满了。”
  他肩膀一沉,身后有个士兵拿枪托拼命往下压他的肩膀,准备踩着他上船。一个军官一枪托把士兵从他肩上打下来,救了他。
  船要关门,门口还卡着很多人,关的时候,有的人从颈部一下切掉了,有的人被切断一条腿。比起那个场面,孩子更害怕的是声音——船刚刚离开岸,没有上船的人叫喊的声音,“就像鬼叫一样,大声叫,都在叫。”
  有些没挤上船的兵,拿着枪就对着船上的人打,机枪打过来,甲板上的人死了一大片,都是血。一枚炮弹落到船上,又死了一大群人。
  他躲在船舱的厕所里,里面挤了七八个人,“站的地方动都不能动啊,就这样到台湾来了。”
  这是1949年,最后一艘开往台湾的登陆艇。


  别离

       高秉涵的外祖父叫宋绍唐,清末最后一批公派留学生,在日本追随孙中山加入同盟会,是国民党元老,后任东昌府知府。
  高秉涵的母亲叫宋书玉,与丈夫在山东菏泽农村创办新式小学,发展乡村教育。1948年,内战激烈,一个家庭就此破碎。高秉涵的父亲是学校校长,在地方冲突中被枪杀。

顶一下
(1)
100%
踩一下
(0)
0%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。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国学经典网河北葡萄qq签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