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网站地图 Q讯家园:经典美文之家!
当前位置:主页 > 经典文章 > 正文

蒲公英

时间:2013-06-08 11:54 来源:经典网摘文章 作者:九九文章网 阅读:
  春来,山里很多妇女,孩子会走出家门,到坡坡坎坎的田野挖小根蒜,婆婆丁等一些早生的野山菜,过些日子才会进山里采蕨菜,猫爪子,刺嫩芽等一些晚生的野山菜。
  婆婆丁也叫蒲公英,但是无论是挖菜的,吃菜的,也无论是买这种野山菜的,都叫它婆婆丁,不习惯叫它蒲公英。只有在书本里,或是在学生嘴里或是文人的笔迹里,苦苦的婆婆丁才有了雅号——蒲公英。
  春来,草日渐绿,随即各处黄花,这是婆婆丁着花了。大都的是一个婆婆丁,发一个莛,开一朵花,这有些像山里人,笑的俭朴,简朴的不掺杂其它的意欲。
  但是,在我的心里,叫婆婆丁着花也好,名蒲公英盛开也罢,它们根叶是苦涩的,花色也是苦涩的,就像童年我磨难的经验,被定格在这春的季候里。
  花儿,香也由心生,苦亦由心生。婆婆丁的苦水,蒲公英的苦心,摇曳在风中,它一生的苦,多像那些勤劳一生,养育了一大堆子女,换来弯曲的身体,最终悄然而去的母亲;多像那些劳作一生,为养活子女日夜奔波,换来双手的老茧,最后两手空空,一声感叹离世的父亲。
  春来,花着花落。属菊科多年生草本植物的蒲公英,开着头状花序,花落结出很多种子,种子上长有白色冠毛结成的绒球,这些种子将随风飘到新的处所,孕育新生命。但是,不是所有的种子都能找到根,种子也有迷失偏向,找不到回家路的时候。
  婆婆丁的运气再苦涩,它们依然坚定的在世。蒲公英孕育生命的进程有些轻浮,但是,一旦种子找到了地皮,它们的生命力极其固执破冰而出,开出春天艳丽。
  春来,我蹲下身子,咀嚼面前一朵开放的小黄花,它让我贯通到:用灰心的眼睛瞥见婆婆丁,它们都是春天里一滴滴的眼泪;用乐观的脸色抚玩蒲公英,它们都是春天里一张张的笑脸。往往就是这样,一小我私家的脸色阁下着他对事物的立场。
  幼年的我,为何如此的纯真,当编着麻花辫的女孩送给我一捧蒲公英花时。我说:“男孩子,不爱花。”女孩随之将花丢到小河里,清清地流水飘走了徐徐松散的蒲公英花,我看着远去的流水,尚有远去的花朵。女孩一直仇恨地看着我,直到那些花儿都不见了。我心里大白,水里的蒲公英永远找不抵家。
  春来,在老处所,蒲公英花又开了。但是,令我心仪的谁人女孩,已为人妻。
  我孤傲地低着头,蒲公英在我的泪眼独自开放。我知道它心里的苦,我再也做不到无所谓的样子,用脚踩踏蒲公英,但是,它依然单调的笑着,披发着如野草一般的淡淡幽香……
  多年今后,我敬蒲公英,它不招蜂,不引蝶自雅致,不惧在凉风中摇曳,喜欢在冷雨里精力。
  不远处,有个年青的母亲,领着一个穿戴红衣服的小女孩,他们在地里挖野菜,我走了已往。
  小女孩对挖野菜不感乐趣,此时,她很当真,在一朵一朵地采摘着黄花。我问:“小女人,你采的花叫什么名字,你知道吗?”
  “叫蒲公英,我妈说的。”小女孩笑着对我说。
  “你筹备将这些花儿送给谁呀?”我试探地问着小女孩。
  “女人,过来,我们回家。”小女孩的母亲号召着她的孩子。有些警醒的小女孩没有答复我的提问,立马跑向她的母亲。
  我心想,跑到母亲身边的小女孩与蒲公英一样的纯真,但是,令我心酸,心想:“往往是成熟起来的人,心与心徐徐地有了隔膜,这样的人,站在东风里,也以为心冷。”
  浅醉流年,飞花似梦,春去秋来,蒲公英依然盛开。我吃着长有狼牙锯齿绿叶儿红梗的婆婆丁,以为嘴里没有往日里的苦,却生一丝丝的甜意,不知是我的味觉衰老了,照旧我的糊口不苦了……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上一篇:旧日莲荷落梅处
下一篇:三棵树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。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国学经典网河北葡萄qq签名